新闻 news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冰雪之名》展现“中国和冬奥的四十年”

新闻

数字经济发展跃上新台阶 数字经济发展跃上新台阶

金秋的内蒙古自治区阿里河国家森林公园色彩斑斓,一列森林蒸汽小火车穿梭在苍莽的大兴安岭林海中。不少...

  • 人民币可自由使用程度不断提高 人民币资产国际吸引...

    到今年10月1日,人民币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已满六周年。 六年来,人民币的表现非常出彩。今年5月份,IMF将人民币在SDR中的权重由10.92%上调至12.28%,反映出人民币可自由使...

  • 哪些城市符合央行房贷新政条件

    9月29日晚间,中国人民银行和银保监会发布房地产利好政策:符合条件的城市,可根据当地房地产市场形势变化及调控要求,自主决定在2022年底前阶段性维持、下调或取消当地新发放首套住房贷款利率下限。 具体来说...

  • 北京门头沟产业赋能“非遗”传承 实现文化与物质共赢

    初秋的清晨,凉意渐浓,在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京西太平鼓传习基地排练场内却是一派火热的景象,“咚咚咚”的鼓声和“哗啦啦”的铁环撞击声,清脆悦耳。阳光透过丰字格的窗户洒在一张张笑意盈盈的脸上,高洪伟左手持...

  • 2023年年底前换购住房可退个税

    9月30日,据财政部网站消息,财政部、税务总局发布关于支持居民换购住房有关个人所得税政策的公告。自2022年10月1日至2023年12月31日,对出售自有住房并在现住房出售后1年内在市场重新购买住房的纳税人,对其出售...

  • 综合施策稳就业促创业 各地人社部门累计帮助重点企...

    2022年以来,各地各部门把稳就业保就业作为头等大事来抓,一方面落实落细党中央、国务院出台的一系列稳就业举措,另一方面紧密围绕用人单位和就业人群的具体情况,出实招、解难题,有力推动了就业形势稳定向好,...

财经

住有所居 安居乐业:保障性安居工程惠及1.4亿多群众 住有所居 安居乐业:保障性安居工程惠及1.4亿多群众

住房乃民生之要、民生之依。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把加快推进住房保障体系建设作为满足群众基本住房需求...

  • 央行下调首套个人住房公积金贷款利率 购房成本与负...

    9月30日,中国人民银行宣布,决定自2022年10月1日起,下调首套个人住房公积金贷款利率0.15个百分点,5年以下(含5年)和5年以上利率分别调整为2.6%和3.1%。第二套个人住房公积金贷款利率政策保持不变。 有关专...

  • 滙丰下调邮储银行 股价下跌百分之11

      邮储银行(01658)股价10月3日急跌近11%,报4.15元,创52周新低,成交金额2.41亿元。有内地媒体实时炒作,归咎于李嘉诚基金会出售邮储银行股份。查找港交所(00388)权益披露资料显示,李嘉诚基金会上周四...

  • 首套个人住房公积金贷款利率今起下调

    买房人再迎利好政策,公积金贷款利率7年来首次下调。9月30日晚间,中国人民银行宣布,决定自2022年10月1日起,下调首套个人住房公积金贷款利率0.15个百分点,5年以下(含5年)和5年以上利率分别调整为2.6%和3.1%...

  • 居民换购住房可享个税退税优惠 快来查收政策红包

    为支持居民改善住房条件,9月30日,财政部、税务总局联合印发了《关于支持居民换购住房有关个人所得税政策的公告》(财政部税务总局公告2022年第30号),明确自2022年10月1日至2023年12月31日,对出售自有住房并...

  • 央行专项再贷款扩容 制造业等领域市场需求有望扩大

    中国人民银行28日宣布,设立设备更新改造专项再贷款,专项支持金融机构以不高于3.2%的利率向制造业、社会服务领域和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等设备更新改造提供贷款。 据介绍,设备更新改造专项再贷款额度为200...

《冰雪之名》展现“中国和冬奥的四十年”

发布时间:2022/02/15 新闻 浏览:76

2022北京冬奥会开幕第二天,国家广电总局重点指导项目、冬奥题材重点剧目《冰雪之名》在北京卫视、浙江卫视、江苏卫视首播,并在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视频同步播出。该剧以“中国和冬奥的四十年”为主题,通过讲述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一家三代人与冰雪运动的情缘,展现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冬奥精神,以及中国改革开放四十余年的快速发展。

该剧总编剧梁振华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他希望《冰雪之名》不仅能让更多观众对冰雪运动产生兴趣,推动全民健身;同时,也可增强大家与冰雪运动的命运感连接,书写自强不息、不断挑战的人生。

从冰雪运动,展现中国四十余年发展

2020年9月,梁振华接到2022北京冬奥组委官方文化活动服务赞助商文投控股的邀请,以冬奥为题创作一部影视作品。冬奥,不仅是体育竞技的舞台,同样代表着中国追求奥林匹克精神的铿锵步履,见证了中国体育强国建设,也是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时代缩影。

因此,梁振华给自己提出了创作要求。首先是人与自然的对话。在梁振华看来,冰雪运动与自然之间的关联,远比其他运动更加紧密,大部分项目都需借助非常具象的物理和自然条件才能完成。在这个意义上,冬奥竞技也代表着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共同发展。因此,梁振华将《冰雪之名》的故事带回到中国的东北黑土地上。在这片与冰雪最为贴近的自然环境中,曾孕育杨扬、王濛、武大靖、苏翊鸣、任子威等诸多冰雪项目名将。

其次,是冬奥与中国的命运共振。如今的中国,已不是二三十年前,迫切地需要通过金牌来证明国力,证明中华民族体魄的年代了。2022北京冬奥会想要展现的,更多是中华民族包容豁达的态度,以及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尽显“大国风范”。于是《冰雪之名》分为《冰雪情缘》《冬奥梦想》两个篇章,涵盖了三代人的故事。上篇聚焦于上世纪80、90年代,主角是一对年轻人,成为冰上双人滑选手。他们在冰上盘旋、拥抱、自由飞扬,完成了一段有成功也有感伤的青春圆舞曲。

下篇来到了2018年,第三代年轻人努力完成上一代没有实现的冬奥梦想。梁振华表示,三代人对竞技的态度,对冰雪的态度,都与时代发展相呼应;三代人在冰雪运动的推动下,一步步走出家乡,迈向都市,拥抱现代,也让冰雪成为中国发展的载体之一。

“冰雪运动的发展轨迹,跟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潮流似乎是吻合的:一步步告别封闭,走上开化,走向现代化和国际都市。所以《冰雪之名》其实是以冬奥作为‘精神背景’,以竞技作为情节线索,但更多想让观众看到社会、时代、国家的变化。”梁振华表示。

梁振华创作伊始给自己提的要求是:不让“竞技”成为冬奥题材剧集的窠臼,不局限于争强好胜、勇夺金牌、为国家获得荣誉,而是将冰雪运动上升至体育衍生的全民健身文化上,强调体育对人类生命力的延展,并展现时代的深度与厚度。

选择刻画短道速滑、双人花样滑冰运动

纵观冬奥类影视作品,冰上运动是绝对主角,其中曾在中国有三十余年发展底蕴的短道速滑项目,备受观众喜爱。据悉,过往冬奥会中中国队摘得的13枚冬奥金牌,有10枚都来自于短道速滑项目。截至2月9日,在正在举行的2022北京冬奥会上,中国也已在短道速滑项目上收获两金一银。

《冰雪之名》同样刻画了短道速滑,以及另一个中国队的优势项目冰上双人花样滑冰。梁振华认为,这两个项目中国观众更为熟知,且具备更为明显的竞争关系与评判标准,这降低了人物关系的塑造难度。“相较之下,雪上项目对普通观众比较陌生,在故事中,围绕雪上表演项目展开戏剧叙事的空间也比较小。”但《冰雪之名》同样也突破性地展现了跳台滑雪项目。该项目虽然在中国起步较晚,但2022年也已获得多项冬奥会赛事的参赛资格,拥有诸多年轻血液,是未来的潜力项目之一。“‘冰’和‘雪’在我们的戏里,不仅是运动,也是自然精灵的化身,所以缺一不可。”

选定了项目之后,梁振华曾与主创团队辗转北京、长春、吉林、哈尔滨、黑河等多个与冰雪结缘的城市,花费了三个月左右考察并采访了众多我国第一代冬奥运动员、世界冠军,以及国家队教练、在役运动员等,并将他们的真实故事转化为戏剧元素。

但《冰雪之名》并未局限于塑造运动员,观众在剧中还可以看到冬奥会筹备、场馆修建、首钢搬迁等诸多具有时代意义的故事,以及奥组委成员、冬奥志愿者等诸多为北京冬奥会努力的幕后英雄的身影。比如,剧中严阳的叔叔严森林,积极从事冬奥体育场馆改造工程;前速滑选手唐剑,退役后投身到了冰雪运动产业并且创办了冰鞋厂。“冬奥的主角不仅是运动员,而是一个生态。这些人物群像会让整个故事丰富起来,这也是同类作品中比较少见的。”

《冬奥梦想》的主人公严阳,是从做女队员的陪练一路奋进到正式队员。据悉,中国短道速滑名将武大靖在2010年入选国家队后,便是从女队陪练做起,而后成为正式队员并夺得奥运冠军。“本身男运动员作为女队陪练,戏剧性就很强,同时也是真实存在的情况,就很符合我们戏剧的需要。”梁振华说。

将竞技与生活相平衡

将冰雪与命运相连接

在走访冬奥运动员期间,梁振华最深刻的感受是“真实”。这些运动员“砥砺奋进、永不言弃的奥运精神太值得我们敬佩了。但如果我们写一个竞技题材,都在谈赛场、谈输赢,那势必变得很单薄。”在梁振华看来,精彩的竞技瞬间在真正的赛场中,观众已经感受得太多,且远比戏剧更为震撼。因此吸引人的,还是走上赛场前的故事。比如,叶乔波是如何为中国实现冬奥运会奖牌“零”突破的?申雪、赵宏博是如何成为组合并赢得冠军的?

这也是为何《冰雪之名》中塑造了“双人滑组合”严振华与李冰河因花滑结缘、相恋,两人共同努力相约冬奥赛场,却经历家庭阻挠等波折,最终分道扬镳,严振华独自转向短道速滑继续奋斗。“竞技是生活的一部分,如果塑造一名运动员,只有运动,而生活、情感全部割弃掉,忽略了他们对幸福的诉求,那和世界当下对中华文明发展的理解也并不吻合。”

但梁振华表示,《冰雪之名》不会打着竞技和冬奥的幌子拍成谈情说爱的偶像剧,“冬奥题材不能悬浮。这些运动员都是年轻人,在青春风华的时代,自然有爱情的表达,尤其围绕双人滑这样的项目,书写爱情是不可避免的;但同样也浓墨重彩写亲情、友情、师生情、故乡情、爱国之情。《冰雪之名》会尽力多角度还原冰雪竞技生态,而不是只包装冰雪外衣而已。”

梁振华说,这些拼力一搏为祖国而战,有诸多荣誉、金牌加身的运动员,从不认为自己的经历有多传奇,反而,大部分人不太愿意去讲述自己的生活。在他们看来,运动员的生活是很枯燥的,就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断地艰苦训练,一次次突破自我,在机械性的重复中产生最直接的超越自我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