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news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路牌里的乡愁

新闻

东方广场举办甲辰开年仪式 携手各企业共启新篇 东方广场举办甲辰开年仪式 携手各企业共启新篇

龙年伊始,万象更新,东方广场于2月22日举办隆重的开年仪式,与入驻企业共同开启甲辰新篇章。龙狮欢腾,...

财经

2023年百度“知识英雄”相聚北京,展望2024年知识付费新动向! 2023年百度“知识英雄”相聚北京,展望2024年知识付...

由百度付费内容团队打造的2023年“百度知识英雄大会”于12月23日在北京百度科技园区成功举办。 大会现场,...

  • 海淀悦界星愿冬游镇主题活动

    风吹雪花落,日短天更寒。不知不觉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浪漫圣诞和喜庆元旦时刻。海淀悦界主题街区也为大家准备了丰富的暖冬活动伴大家度过凛凛寒冬。 2023.12.23-2024.1.1节庆期间,我们在300 m2的超大冰雪乐园里准...

  • 往下扎根,向上结果,释放数据价值

    12月13日,由中国电子信息联合会主办的第二届数据治理年会暨博览会在北京展览馆举办。本届年会以“数据强基、智领未来”为主题,邀请了数据治理领域的资深专家、学者、企业大咖同台论道、碰撞思想、输出观点。会议期...

  • 一图读懂北京市怀柔区“1123”产业体系

  • 海新域FA业务“亮剑”

    从部门成立到工作链路的打通,从服务模式的探索再到大信息、生物医药专场企业股权融资沙龙活动的成功举办,北京海新域城市更新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新域”)FA事业部门用了不到四个月。 国资引领,五大亮...

  • 平安人寿健全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创新工作方式方法

    近日,金融监管总局、中国人民银行、中国证监会、国家网信办联合开展2023年“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教育宣传月”活动。活动以“汇聚金融力量 共创美好生活”为口号,旨在提升消费者金融素养,增强金融安全意识。平安人寿...

路牌里的乡愁

发布时间:2023/08/10 新闻 浏览:58

城市副中心运河商务区,有一条近几年新落成的道路:盐滩路。路是新路,可是,“盐滩”这个名儿的历史可就久远了,按当地人说法,“漕运时候就有了,少说也几百年了。”

新地标、老地名,这在城市副中心可不是什么稀罕事儿。北京市规自委联合通州区政府组织编制的《北京城市副中心地名体系规划(2016年—2035年)》显示:城市副中心规划命名的217个道路地名中,老地名(含历史地名)有106个,占比接近50%。在文旅区等组团,原有村庄名称全部以路名等形式保留下来。

盐滩、中仓、富河大街、贡院胡同……一块块蕴含着漕运史、城市建设史、工业史的路牌,见证着城市副中心的日新月异,也在默默无言中延续着通州古城和未来千年之城的文化根脉,留给老通州一份“乡愁”寄托。

盐滩路

漕运码头变金融码头

提起盐滩路,“老通州”林鸣特别动感情,“那儿曾经是我的家,打小生活的地方!”

别看现在的盐滩路地处运河商务区,周围倍儿繁华,一派现代都市气息,但在数十年前,这里是一片平房和棚户区,其中西盐滩自然村是林鸣长大的地方。

“虽说离城区很近,但房屋破旧、道路坑洼,一下雨总积水。”这是“老通州”对盐滩村的印象。“不过听老人说,明清时候这儿漕运繁华,盐滩村因各地的盐商屯盐而得名,旁边的皇木厂自然村是皇家堆放木材的厂子,此外还有马厂、牛作坊、姜厂子,颇有市井气。”林鸣对家乡的历史兴致盎然。据史书记载,明朝时期,这里曾是京城著名的码头,每年约有600万石军粮从南方运抵,清朝末年,五河交汇地区包括票号在内的金融机构就有将近300家。

随着城市副中心的建设,盐滩村所在的五河交汇处被规划为运河商务区,短短几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保利大都会、新光大中心、世界侨商中心、绿地中央广场等大型商业项目陆续落成,超过两万家企业入驻,昔日的漕运码头正变成影响力日增的金融码头。

因为建设商务区,盐滩村已经拆除了,但是“盐滩”却以路名的形式保留了下来,林鸣觉得很欣慰,“至少是个念想”。他和老伴时常会去找找老家的位置,看看商务区的样貌,感觉每一栋大厦的建设都和自己息息相关。他给孩子买的新房也在盐滩路附近,“感觉离盐滩近点儿,心里踏实”。就在6月底,运河商务区又新开了一家商业综合体远洋乐堤港,从他买的新房下楼过个马路就能到,特别便利。“冲着老村子买的房,看来是买对喽!”

上码头路

村民上楼俯瞰苍翠林海

副中心声名在外的不只是运河商务区,还有众多网红公园。最具人气的城市绿心森林公园在当下的热门点评平台上评分达到了4.8,游客上传的各种美景打卡照令人目不暇接。绿心公园里,有一条路从图书馆、博物馆、剧院“三大建筑”西侧蜿蜒而过,命名为“上码头路”,为的是把曾经的上马头村记忆留住。不过,为呼应历史上的漕运文化,“马头”更新为“码头”。

张守春今年53岁,是土生土长的上马头村人。对他而言,老村的记忆很多跟父亲有关。“为了照顾父亲,多年前我从城里搬回了农村。他是东方化工厂的老工人,我还记得他每天下班,身上总带着刺鼻的味道,他在当院换完衣服才会进屋。生产化工原料的工厂和我们村一路之隔,那味道是挥之不去的。”

2017年年底,上马头村拆迁工作开始,盼着乔迁新居的张守春跟着大伙儿赶紧签了字。“早签能早选房,我特地选了窗景好的高楼层。记得拆迁之前,政府的工作人员特地来我们家,给老房子拍了照片,全村的影像资料汇成了书,我父亲一直珍藏着。”

去年3月,张守春终于陪着父亲迁进了新居朗芳园,那一刻,他心里的石头落了地。“怕父亲故土难离,当初选这套房子,透过客厅窗户就能看到老村的大概位置,包括父亲原来工作的化工厂,现在变成了公园的一部分。现在住进新小区,左邻右舍还是老邻居,情谊没变。父亲时常和老伙计们一起去绿心遛弯,上码头路鸟语花香,父亲心情舒畅,我这心里就敞亮多了。”张守春感慨。

砖厂南街

砖瓦厂上盖起大型居住区

通州不少新建的大型居住区,也保留了曾经的老地名。

砖厂南街、砖厂北街、砖厂中路……这几条路两侧,居民楼盖了不少,但您要问砖厂在哪儿,一般的小年轻可能会挠头。

这砖厂,实际上是通州历史上有名的北京土桥砖瓦厂。“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厂里职工800多人,一年生产1亿块砖、500万片瓦,还有1.5万平方米的陶粒,产量30%归通州,70%送往全市,每天拉砖瓦的大车都排起长队……”年近七旬的赵清宗曾是这座砖瓦厂的职工,厂子最辉煌的那十多年的生产数据,他至今记忆犹新。

如今,这座砖瓦厂早已不在,仅剩的水塔和烟囱已被脚手架和绿网围了起来,即将被拆除。但“老通州”看到以砖厂命名的路名,依然能忆起这座砖瓦厂的盛况。

“说来也巧,上世纪五十年代,我们厂来通州选址,看中的这块地正好叫‘砖厂村’。老人说,明朝时从山东、江苏烧造的砖料沿大运河、通惠河运到此处,砖厂村因此得名。”赵清宗对记者讲述,“如今一众大型社区在老砖厂原址拔地而起,路名以砖厂命名,我觉得很有意义,不仅保留住了漕运文化,也留住了我们砖瓦厂那些难忘的岁月。”

东至香溪家园、南临老京津公路,东侧北侧到玉带河岸边,曾经老砖瓦厂的范围内如今已高楼林立,赵清宗住的砖厂中路201号院也即将迎来棚户区改造,老住户们将乔迁新居。

“门口就是商场、菜市场、大公园,到环球度假区也只有2公里多,生活可比当年幸福多了。虽说老砖厂的痕迹不好找了,但那时候的事儿难忘,有时候小外孙回来,我还会给他讲当年烧砖烧瓦的趣事。”赵清宗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