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news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代驾小哥月入两万 最远从北京开到哈尔滨

新闻

用足政策巩固服务业回升态势 用足政策巩固服务业回升态势

最新数据显示,进入6月份,随着企业复工复产有序推进,服务业生产指数下行势头减缓,部分接触性服务业降...

  • 稳物价须臾不可松懈

    稳物价对稳经济大盘至关重要。日前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面对当前复杂严峻、通胀严重的国际环境,必须着力办好自己的事。 当前,全球通胀正愈演愈烈。5月份,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涨幅达到8.6%...

  • 北京密云打造“密云先锋”特色党建品牌

    一名先锋一盏灯,一枚党徽一面旗。保水前沿忠肝铁胆,疫情防控坚守一线,创城全域穿梭忙碌,乡村振兴带头在前……今年3月以来,密云区深入开展“密云先锋”行动,六大先锋行动随之展开。三个多月的时间里,4.2万名党...

  • 承接转移产业兴 科技助力活力足

    湖北省枣阳市港利制冷配件有限公司总装成品车间里,机器轰鸣,切割金属的声音嗞嗞作响。“最近工厂开足马力生产。”车间班长卢红兰告诉记者,“从早上8点上班,到现在没停过。” 卢红兰1980年出生,在外打工多年,...

  • 内地香港共开放一路繁花一路歌

    1997年7月1日注定是个被载入史册的日子,历经百年沧桑的香港回归祖国。今天,紫荆花开25载,同胞齐心的力度,持续刷新着发展的奇迹。 25年来,中国综合国力不断提高,国际影响力显著提升,为香港发展提供了坚...

  • 药品溯源夯实安全大堤

    国家药监局日前发布《药品追溯码标识规范》《药品追溯消费者查询结果显示规范》国家标准,对药品追溯码标识的原则、样式、位置等要求,以及通过药品追溯码在药品追溯系统查询到的药品追溯信息结果的显示方式和显...

财经

“税电”指数里的经济动向 新兴动能表现可圈可点 “税电”指数里的经济动向 新兴动能表现可圈可点

为了解市场主体的运行情况,部分地区的税务部门和电力部门还联手推出了税电指数。在这个指数中,一边是...

  • 共享认养·经济畅 2022现代农业与民营经济高质量发...

    2022年6月29日,由中宏庞博(北京)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主办,中国农业电影电视中心协办的“共享认养·经济畅想——2022现代农业与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座谈会”在北京举行。原农业部副部长刘坚,商务部原副部长周可仁,科...

  • 京城“独角兽”数量继续领跑全国

    中关村科学城创新合伙人党建联合会、中关村科学城独角兽企业党建联盟近日发布《中关村科学城独角兽企业可持续发展报告(2022年)》。报告显示,北京独角兽企业数量继续领跑全国,其中近半独角兽位于科创资源高度...

  • 下半年基金能投吗?如何投?

    Wind资讯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在跌宕起伏的行情中,主动权益类基金(也叫做主动型基金,一般指基金经理主动投资以获得超过指数的回报,是以寻求取得超越市场的业绩表现为目标的一种基金。)表现不佳,仅有不足1...

  • 期待“中国屏”呈现更多精彩

    时下,从手机平板、电脑电视,到高楼大厦外墙的高清大屏,随处可见的屏幕早已是我们日常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拿手机来说,从单色屏到彩色屏,从显示屏到触摸屏,从小屏幕到全面屏,再到如今炫酷的柔性屏、折叠...

  • 期待“中国屏”呈现更多精彩

    时下,从手机平板、电脑电视,到高楼大厦外墙的高清大屏,随处可见的屏幕早已是我们日常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拿手机来说,从单色屏到彩色屏,从显示屏到触摸屏,从小屏幕到全面屏,再到如今炫酷的柔性屏、折叠...

代驾小哥月入两万 最远从北京开到哈尔滨

发布时间:2022/03/02 新闻 浏览:52

灵活就业是近期人们热议的话题之一。根据国家统计局最新发布的数据,截至2021年年底,中国灵活就业人员已达2亿人。在信息技术的催动下,产生了大量新灵活用工需求和机会。有别于传统的雇佣关系等特点,所有属于灵活雇佣关系的劳动者都被归类为灵活就业者。除了传统的灵活就业形式外,伴随着新业态的发展,他们中还包括大量的外卖骑手、网约车司机、电商主播、网课老师等群体。由于时间、空间、薪酬的灵活性,这些职业也越来越受到年轻人的青睐,不少大学生选择毕业就进入灵活用工平台。针对这一群体,国家层面及各省纷纷出台相应支持、鼓励、保障措施。本报《青春派·职场》将聚焦这一就业群体,推出系列报道,讲述他们的真实职场故事。

刘鹏飞干代驾已经快7年。他每天19点多上线,凌晨4点多下线,最长上线14个小时,辛苦点一个月能赚两万多元。今年过年期间,每天收入在一千多元,是一年中最忙的时候。

刘鹏飞之前有一份在医院的工作,谈及选择代驾以及为什么能坚持这么久,他表示就喜欢这行宽松自由、能接触到各种各样的人、能开各种各样的车,“也遇见过给我开3万月薪让我做专职司机的客人,但我拒绝了,我喜欢自由和新鲜感。”

入行经历

从医院辞职做代驾

入职第一步先路考

刘鹏飞出生在军人家庭,受到父亲影响毕业后选择去当兵。部队转业后,他被安置在北京的一家医院做内勤,负责安保方面的工作,收入不错。这份在外人看来稳定、单位不错的工作,在刘鹏飞看来“太安逸”了,他觉得日复一日且没有上升通道的工作会让自己“待傻”,20多岁的他开始在下班后做些副业。

选择干代驾,一方面是因为可以多赚些钱,另一方面是出于爱好。“男孩都喜欢车,能开各种各样的车,体验不同的驾驶感,对我来说很有意思。”

刘鹏飞介绍,他刚开始做代驾时,代驾是各大线下公司,需要打电话提前很久联系,师傅比较少,费用很高,一天接不了几单,对于客人来说一单很贵。2015年,滴滴开启代驾业务,被漫天的广告吸引,8月,刘鹏飞注册滴滴代驾,他是平台第二批代驾师傅。

想当代驾,门槛还是比较高的。据刘鹏飞介绍,现在入职流程是个人注册后,平台先进行政审,确认没有犯罪记录,没有酒驾超速等危险驾驶记录,再进行面试,如果有大面积的纹身,是无法通过面试的。面试合格后,还要参加统一的驾校路考,类似于“科目二”考试,考司机驾驶手动挡汽车的熟练程度;通过考试后去培训服务流程,“我们从接单说的第一句话,到客人见面到上车服务、开始行程,一直到结束订单,每个环节都有规定的。”所有的培训下来,大概要一周左右,才能正式开始接单。

刘鹏飞发现,随着人们法治意识的深化,叫代驾的人越来越多了,自己的收入也大幅提高。而且,通过互联网接单,不愁没订单,也因为自己良好的表现和服务,能接到更多优质的订单。2017年,他辞去医院事业编工作,全身心做代驾。

收入水平

正常一月一万多

最远开到哈尔滨

家里一直不知道刘鹏飞辞职的事儿,直到两年后,父亲有一次没打招呼直接去医院找他,同事才说漏嘴。刘鹏飞说,直到现在家人只知道他是“跑滴滴”,没讲过自己是代驾,因为老人不会理解,总觉得是夜里出来,会接触到一些醉酒的人,所以不想让他们担心。

“我也没想到我会做这么久,但到现在,我还是很愿意继续做下去的。”刘鹏飞说,这份工作时间自由,自己“想出来就出来,想休息就休息一天,不用打卡上班”,而且多劳多得,收入也不错。

刘鹏飞家住北京通州区,每天晚上7点左右,他会在通州的月亮河、1988小镇等订单集中的地方上线,“因为这些地方好饭馆多,商务宴请都在这边,这也是我们主要的客户群体,因为如果是家庭聚餐的话,很多是媳妇开回去”。然后随着系统的指派,他会去到通州、北京城区,甚至其他京郊的各个地方。

“干了这么多年,我没有因为个人原因取消过订单,比如太远什么的,哪里我都会去,房山、平谷之类的,在我眼里没什么太远的地方。”凌晨4点左右,随着订单的减少,刘鹏飞就下线了,他骑着自己的电动车回通州的家。

有一次,一位客人下到哈尔滨的代驾订单,这是他接到过的最远的订单,1200多公里。这位客人需要开两辆车回哈尔滨当婚车,但只有一个人会开车,第二天一大早7点,刘鹏飞开车出发,晚上10点开到目的地,全程13个小时。客人坚持要为他买第二天一大早的飞机票送他回北京,这单刘鹏飞赚了2900元。

对于代驾来说,一年的订单有明显的季节性,冬天订单更多些。全年最忙是腊月和正月,“从腊月二十三开始,每天的收入在1000元以上;今年正月初四到初六,我跑三天就赚了3500元。”刘鹏飞说,干代驾这行,收入相对来说还不错,正常一个月赚一万多元没问题,稍微辛苦点,能拿到两万多。“网上传三万多的可能高了点。”刘鹏飞笑称。

工作故事

被邀请月薪3万做专职

曾见义勇为帮抓偷车贼

做代驾多年,刘鹏飞不仅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开过各种各样的车,也遇见过各种各样的事,遇过贵人,也遇过疯子。

2019年的一个晚上,刘鹏飞接到一个酒后代驾订单,需要从通州到天通苑,他在五环路内侧车道上按照最高限速100公里每小时正常驾驶。路上后排两名乘客发生争执,其中一人在醉酒状态下,突然拉开车门,当时旁边有两辆大货车并行,中间车道的大货车为避让他们的车辆,差点与外侧车道的大货车发生碰撞。刘鹏飞连忙紧急停靠。“谁知下车后,这位开门的男客人直接给(打)了我两下,他还说,‘让你停车你怎么不停车。’其实,他根本没有说过让我停车。”刘鹏飞说,另一位客人连忙向他道歉,说朋友喝多了才做出这样粗鲁的行为。身高一米八几、当过兵的刘鹏飞没有还手,只是按照流程报备平台、报警,把委屈咽到肚子里。第二天接受派出所调解,拒绝对方的赔偿补偿,“他态度很好,跟前一晚就是两个人,我知道他是因为喝多了,就算了。”

还有一次,刘鹏飞凌晨1点接单去天津,到天津发现那边下特别大的雨,停好车后,客人给了他一把伞,问他怎么回去。他说打算坐早上5点的第一趟高铁回去。过了一会儿,这位客人又回来说:“我回去看了一下,我媳妇不在家,你来我家凑合一夜吧。”最终这位客人把刘鹏飞拽回家,还煮了两包方便面,这个雨夜让他难忘。

还有好几次,因为刘鹏飞技术好、服务好、有眼力见儿,客人问起他的背景,当得知他当过兵,在医院做过安保工作,直接提出“来我的公司上班,做我的专职司机”,最高的直接开出3万的月薪。但刘鹏飞拒绝了,“的确更稳定、高薪,但我知道我工作的目的是什么。我还是喜欢这种自由感,能接触不同的人,也方便照顾家人孩子,所以我都拒绝了。”

有一次,刘鹏飞陪一名同车队队员去交通队处理违章,凭借多年的职业敏感度,他看到路边两名鬼鬼祟祟的人围着一辆摩托车转悠,“我说这俩肯定是小偷,于是把车停在他们前面,看到他们转了一圈又转回来了,就基本确定。我直接拨打110,对方问我具体位置、有几名小偷,就在我打电话的过程中,他们得手了,其中一个人回去骑他们自己的车,另一个人准备上车走,这边我直接跟110接线员说,我帮你抓了吧!110提醒我要量力而行,不行就等咱们的民警到。我怕他们万一跑了呢,就跟另外一个师傅上去把小偷按那儿了,我们还检查他的口袋确认没有尖锐的刀之类的就控制住等警察。他的同伙之后来会合看到后想跑,我上去直接把他拽下来,他当时可能吓傻了。”后来,他们把人交给赶来的警察,还配合派出所做口供,派出所表示向朝阳区民政局申请了见义勇为先进个人,虽然最终没有当选,但刘鹏飞觉得特自豪。

行业转变

代驾出现新趋势

代客去4s店保养

如今,刘鹏飞成为代驾车队队长,他管理着六七十个师傅,最多的时候车队有200人。新加入的司机,有什么不懂不会的都会问他,他会在高峰时期提醒大家上线多赚钱。他还在抖音开号,发一些工作生活中遇到的趣事。

当代驾7年,刘鹏飞发现自己的工作有了一些变化,比如干代驾的人越来越多,接单的范围从以前的3公里缩短到现在的1公里左右,不过客户也多了很多。叫代驾的人不仅是因为酒后,还有类似“跑腿”的服务,比如没时间开去4s店保养,就叫代驾帮忙。他们还跟奥迪、路虎、奔驰、丰田店有合作,4s店会出钱帮客户叫代驾保养。一些二手车商收车,也会用代驾,不耽误其他行程。

谈及工作感言,刘鹏飞表示,代驾是实实在在可以做到多劳多得的工作,只要付出就会得到不错的回报。当然单纯的体力付出不能完全把代驾工作做好,还要有好的服务意识及经验的积累。当然,工作中有不容易的地方,要耐得住等待、接受恶劣天气和形形色色的客人,这个时候要控制自己的情绪,站在客人角度尽量多去理解他们,会为自己积累老客户,最终还是自己受益。

对话专家

代驾在中短期内是稳定的就业选择

卓贤(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战略和区域经济部副部长、研究员)

我国自2011年开始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将醉酒驾车行为纳入危险驾驶罪。

2021年,e代驾大数据中心发布《醉驾入刑十年代驾行业数据报告》。数据显示:2011年12月1日至2021年4月20日期间,全国代驾需求累计突破16亿人次,代驾使用人数突破1.5亿。

其中,北上深广等超一线城市是使用代驾次数最多的城市,以重庆、郑州、成都、西安为首的新一线城市代驾订单提升迅猛。

北青报:前不久,国家统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截至2021年底,中国灵活就业人员已经达到2亿人。您认为代驾小哥这种工作是否属于灵活就业的一种?

卓贤:代驾属于灵活就业,属于自雇型的就业形式,比如今天想干就干或者今天可以不干。我对灵活用工的看法,先从定义来看,灵活就业是和非灵活就业相对的,灵活就业是工业革命后出现的一个情况,因为工业革命是集中生产标准化的产品、流水线地生产,它需要就业者在固定的时间和空间,为了同一个目的去做标准化的事。那么现在,各国包括我们国家发展到了后工业时代,服务业比重提升,生活性服务业的就业岗位提升,导致灵活就业的出现。

这个灵活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时间的灵活性、空间的灵活性,还有薪酬的灵活性。比如代驾小哥,就是利用单位时间计价的一种方式。

北青报:代驾这种灵活就业的形态,和其他灵活就业,比如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等相比,有何不同?

卓贤:相比外卖小哥,代驾的技术门槛更高。它不仅要会开车,对司机的驾龄、驾驶技术、违法记录都是有要求的。所以代驾中,全职的、长期的比较多,能成为一种相对稳定的职业。而且有代驾师傅一个月能赚到两万元,这在灵活就业中算高薪,正是因为门槛更高。

相比网约车司机,代驾是一种“轻资产”就业。因为网约车司机得有车,不管买一辆还是租一辆,都得有相应符合门槛的资产。网约车司机还得付油钱、充电费、停车费等,那么代驾师傅只需要一个折叠自行车,就可以做生产工具。

北青报:为什么通州代驾师傅刘鹏飞感觉做这行的师傅越来越多了呢?和灵活就业的趋势有关吗?

卓贤:首先现在的代驾成为一种平台型经济。六七年前的代驾只能做兼职,因为赚不到全职那么多钱。平台经济之后,减少了信息不对称性,你的单子是比较连续的,收入足以覆盖做全职。还有很多因素会影响代驾的发展,比如法治意识的提高,比如对酒类的消费偏好。

还有从具体的地点来看,通州的经济发展和北京的发展政策有关,包括商业的转移。之前的商业可能更多分布于主城区,现在整个北京市的空间在拓展,产业向外围扩展,大家的消费、娱乐、餐饮,可选择的地方很多,因为很多人下班后就在附近消费,那么相应的夜经济范围在扩展。

北青报:您怎么看代驾或者灵活就业未来的一个趋势?

卓贤:从代驾的需求来看,中短期内,会是一个相对稳定的就业选择。从需求的角度来看,第一个是中国家庭汽车的拥有量还是在提升的,目前每千人拥有的汽车量,这个指标相对于发达国家还是偏少一些。第二个,人们夜间社交娱乐的需求,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城市商业的这种发展,这个需求是往上走的。这两个因素叠加在一块,实际上代驾的需求是在增长的。

从劳动力供给的角度来看,第一,因为它有门槛,所以说它的劳动力供给不会像是其他的灵活就业那样,有比较好的收入就一下涌入进来;第二,无人驾驶技术在进步,要综合考虑技术替代性等因素的影响,但这个因素的影响不会那么快就到来,但可能是一个更中长期的因素。

北青报:为什么现在一些代驾的服务不再单纯是酒后代驾,还增加一些比如帮着去4s店保养、年检的服务?未来这种服务占比会提高吗?

卓贤:这实际上是一种购买时间的服务。和我们的送餐小哥跑腿类似,让消费者节省时间去做其他事情。未来的占比不好说,但总量应该还是会增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