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financial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李迅雷:基建投资重点在于有效投资

新闻

时隔4个月LPR再次下调,这释放出哪些信号? 时隔4个月LPR再次下调,这释放出哪些信号?

时隔4个月,20日出炉的5年期以上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再次下调,降幅为15个基点。同时,1年期LPR“按...

  • 京东“618”5月23日启动

    (20日)宣布今年“618”活动将于5月23日晚8点全面开启,持续至6月20日。除了公布今年的售卖、促销规则外,打造“有责任的供应链”成为今年京东着重对外释放的信息。 在此前举办的商家大会上,京东正式发布了30项“...

  • 我国年度慈善捐赠总额突破2000亿元

    近3年来,我国每年有超过百亿人次参与互联网公益;在数字化技术的助力下,截至目前,全国登记认定的慈善组织超1万个,慈善信托合同规模超40亿元,年度慈善捐赠总额突破2000亿元。昨天,在2022年中国互联网公益峰...

  • 21年消费对GDP增长贡献率为65.4%

    中共中央宣传部昨天(20日)在京举行“中国这十年”系列主题新闻发布会。 商务部副部长盛秋平、海关总署副署长王令浚、市场监管总局副局长蒲淳受邀介绍“打通内外贸,构建双循环”有关情况。 盛秋平会上透露,...

  • 生育政策逐步宽松 我国仍处在人口红利的机会窗口期

    从2013年“单独二孩”到2015年“全面两孩”,再到2021年“三孩生育政策”,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不断放宽生育政策。一连串政策背后的国家意图都旨在鼓励促进适度生育率水平,进而实现人口长期均衡发展。 南开大学经...

  • 领跑的密码——中国家电 让家更美好

    对于家电行业的发展,我们的感受应该是最直观的。从改革开放前后的黑白电视机、收音机,到八九十年代的冰箱彩电洗衣机,再到后来的空调、洗碗机、微波炉、扫地机……品种、款式、业态越来越丰富,可谓“只有想不到的...

财经

净增7个!2021年底我国境内运输机场达248个 净增7个!2021年底我国境内运输机场达248个

民航局日前发布的2021年民航行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截至2021年底,我国境内共有运输机场248个,比上年底...

  • 数字人民币加速融入百姓生活:拓展应用场景赋能经...

    全国首个数字人民币预付式消费平台落地深圳、供应链金融下的数字人民币贷款场景实现新突破、全国首批数字人民币线上贷款落地青岛……今年以来,数字人民币的试点地区不断扩大,应用场景不断扩展,数字人民币正加速...

  • 我国就业人员平均工资平稳增长2021年非私营单位年...

    国家统计局日前公布数据显示,2021年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106837元,首次超过10万元,比上年增长9.7%,增速比2020年提高2.1个百分点,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8.6%;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

  • 我国就业人员平均工资平稳增长2021年非私营单位年...

    国家统计局日前公布数据显示,2021年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106837元,首次超过10万元,比上年增长9.7%,增速比2020年提高2.1个百分点,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8.6%;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

  • 5年期以上LPR下调至4.45% 叠加首套房贷最低下限新政

    20日,5年期以上LPR迎来最大降幅。当日,中国人民银行授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新一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其中5年期以上LPR下调15个基点,至4.45%。1年期LPR与上月报价持平,仍为3.70%。 与个人住...

  • 银保监会回应河南4家村镇银行取款难问题

    5月20日,银保监会有关负责人在通气会上就近期河南4家村镇银行取款难问题表示,事件发生以来,银保监会高度重视,责成河南银保监局配合地方党委政府做好风险处置工作。据了解,事件不是简单的社会公众和村镇银行...

李迅雷:基建投资重点在于有效投资

发布时间:2022/05/12 财经 浏览:11

今年以来,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仍在。4月29日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和乌克兰危机导致风险挑战增多,我国经济发展环境的复杂性、严峻性、不确定性上升,稳增长、稳就业、稳物价面临新的挑战。

内外多重压力下,今年的经济形势将如何变化?宏观政策如何发力稳经济?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对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进行了专访。

预计今年经济走势将“前低后高”

新京报贝壳财经:按照国家统计局初步核算数据,今年一季度我国GDP同比增长4.8%。这样的GDP增速低不低?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GDP增长目标是5.5%左右,全年5.5%的增长目标如何实现?

李迅雷:4.8%这一增速超过分析师们的前期预测值,对全年5.5%的目标来说是偏低的,要实现这一目标的话,后面三个季度的增长就必须有一个显著上升。

现在有了俄乌冲突和国内疫情的多点暴发,影响到一些经营和生产活动,导致我们实现5.5%这个目标有一定难度。但是我认为,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是预期性目标,努力去实现就可以;并且政府工作报告的表述是“5.5%左右”,有一定范围。

另一方面,我预计今年下半年经济走势应该会显著好于上半年。如果坚持目前的“动态清零”防控政策,我想二季度应该能够把疫情控制住,生产经营活动会逐步恢复正常,这样的话今年下半年经济有可能会显著上升。

所以此前我们预期今年的经济走势是前低后高,现在来看可能会变成前更低后更高。

新京报贝壳财经:为了实现全年增长目标,我们是否有必要将二季度的增速提上来?

李迅雷:客观来讲,我预计二季度的增速应该会比一季度略低一点,因为考虑到疫情的因素,当然不会低很多,因为去年二季度的基数并不高。

而且,经济政策的效果有滞后性,不是说政策一开始执行就立竿见影,比如基建投资,一季度政策发力,到见效也要等到三四季度了。

中央政治局会议的表述是“努力实现全年经济社会发展预期目标”,不是说要不惜一切代价去实现。我认为,不要把GDP增长目标这个数据看得太重。“十四五规划”也没有设定一个GDP增长目标,到2035年之前平均每年的GDP增速在4.6%-4.7%之间,大概就能实现2035年的目标。

基建投资重点在于乘数效应高的投资

新京报贝壳财经:从目前的政策导向来看,基建投资正在成为稳增长的重要抓手。3月份,制造业投资和房地产投资增速双双走低,基建投资增速则延续回升态势。4月29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要求,全面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我国的基建投资空间是否充足?基建投资在稳增长中的作用有多大?

李迅雷:基建投资能够起到一定作用。过去在三大类投资中,制造业投资在固定资产投资中的占比是最高的,其次是房地产,再次是基建投资,长期以来都是如此,因此,单一靠基建投资让固定资产投资大幅回升也不现实。

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到要发挥有效投资的关键作用,要抓住“有效投资”,我认为指的是乘数效应比较高的投资。现在的基建投资里有一些民生工程,比如农田水利的建设、城市管道的更新换代等等,对于老百姓是有好处的,但不会带来很高的乘数效应,拉动经济的作用有限。所以,基建投资要有效的关键是乘数效应要高,要能够传导到其他相关的行业里去。

总的来说,不能把基建投资看成稳住经济的万能钥匙。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有效投资”,并不是为了稳增长而去盲目投资,没有什么好投的硬要投,这样就是浪费钱财,增加财政支出的同时也增大了债务压力。

新京报贝壳财经:乘数效应高的投资具体包括哪些?

李迅雷:比如新动能方面的投资,包括新能源、5G、特高压输变电,还有东数西算、人工智能、大数据等等。相比传统基建,新基建的乘数效应应该会高一些。

新京报贝壳财经:加快开展、超前开展基建投资的过程中,我们是否需要担心地方债务上升的问题?

李迅雷:地方债务水平和地方政府的偿债能力是一个约束条件。现在很多地方政府的债务水平都偏高,如果为了稳增长而快速开展基建,地方政府的现金流又可能会出现问题。要看项目投下去能否产生现金流,如果投下去连利息都支付不了,那地方政府的债务水平就会越来越高。

关键还是要看投的是什么。去年很多地方政府专项债的资金没有用完,就是因为没有找到好项目。现在投资的核心在于项目,钱是有的,关键是能不能找到好项目。

过去的基建投资回报率较高,现在不一样了,比如,我国的高速公路总里程已经是全球第一了,现在再去修高速公路,修一条亏一条。

新京报贝壳财经:从经济结构均衡的角度来看,其实应该降低投资的占比,提高消费的占比,对吗?但我们现在又面临增长的一些压力,所以重心又回到了投资上。

李迅雷:是的,因为投资多了,消费就少了。这是一个两难的问题,因为中国居民储蓄率比较高,决定了经济增长的模式倚重于投资。我们的经济现在还在转型过程中,还没有形成一个强而有力的抓手。

在这种投资拉动型的经济结构之下,现在为了救急稳增长,还是得靠投资拉动。

但从长期发展来看,我们不得不转型。我国过去依靠投资拉动实现了较快的增长,作为全球制造业第一大国,产能也是全球第一,但现在面临人口老龄化压力,劳动力成本也上升了,今后,国外的企业在中国投资的意愿可能会下降,这种靠投资和出口拉动的模式还能不能继续下去?没有一种增长模式是一劳永逸的。

促进消费要靠提高居民收入,税制改革是关键

新京报贝壳财经:今年一季度的消费数据比较疲软,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为3.3%,其中3月社零同比下降3.5%。政策要促进消费应该如何发力?发放现金和消费券等模式,能否促进消费?

李迅雷:促进消费的核心是要提高居民整体收入水平。单纯靠发钱实际上提高不了多少居民收入。如深圳发了5亿元的消费券,与香港700多亿港币的消费券相比,显然作用不大,我国要整体大规模发消费券也不现实,而且发一两次也解决不了问题。

提高收入关键还是要通过税制改革。现在我国税收制度的一个重要问题是,高收入者交的个税特别少。美国政府税收的第一大来源是个人所得税,个税占税收比重达到45%,而个税最主要的部分是高阶层交的。这是有些政府可以给老百姓发钱的原因,相当于政府把高收入阶层的钱拿过来,发给普通老百姓,这样原来消费不起的人就有消费能力了。

与之相较,个税在我国税收中的比重只有7%。这体现出我们还没有做到向高收入阶层进行有效征税,原本居民收入的差距就偏大,个税又没有起到非常有效的调节作用。在这种情况下,只靠给老百姓发消费券,很难缩小收入差距。

这个问题短期很难解决,只能长期解决,在初次分配、二次分配、三次分配中,使得居民的收入结构更加合理,这样的话才能够让消费起来。我们提出的共同富裕也是一个长期目标。

如果要发消费券,我认为最好是定向发,但是操作难度比较大,容易引发争议。普遍性地发,争议比较小,但会带来比较大的政府支出压力,假设要给14亿中国人每人发1000元,一共是1.4万亿。如果要发,或许可以通过中央政府发特别国债的方式来筹集资金,与其他国家相比,我国政府部门杠杆率的水平并不算高,具备加杠杆的能力。

投资消费

今年下半年经济走势应该会显著好于上半年。如果坚持目前的“动态清零”防控政策,我想二季度应该能够把疫情控制住,生产经营活动会逐步恢复正常,这样的话今年下半年经济有可能会显著上升。

新动能方面的投资,包括新能源、5G、特高压输变电,还有东数西算、人工智能、大数据等等。相比传统基建,新基建的乘数效应应该会高一些。

促进消费的核心是要提高居民整体收入水平。单纯靠发钱实际上提高不了多少居民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