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financial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银行花式“补血”热度不减 配股募资渐升温

新闻

庞各庄头茬西瓜开售 首批货源京东独家抢鲜上线 庞各庄头茬西瓜开售 首批货源京东独家抢鲜上线

随着气温的不断升高,北京大兴区庞各庄镇的“头茬西瓜”也如期上市。作为网红爆品,庞各庄西瓜凭借糖度14度...

财经

利安人寿:党建引领助力美好生活 健康快车增色皖东大地 利安人寿:党建引领助力美好生活 健康快车增色皖东...

近日,为迎接4月7日“世界卫生日”,利安人寿与南京医科大学第四附属医院(以下简称“南医大四附院”)积极...

银行花式“补血”热度不减 配股募资渐升温

发布时间:2022/03/10 财经 浏览:182

2022年开年仅两月,银行快节奏增资,掀起一波“补血潮”。今年以来,银行通过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等途径发债增资合计2181亿元。除了常规的发债渠道,曾经历过长达七年的“空窗期”的配股募资近期也被更多银行使用。

整体来看,今年中小银行资本补充仍将面临较大压力。对此专家建议,政策层面可以在永续债、定增以及优先股等一级资本补充方面给予更多支持。小银行自身也要转变观念,例如适当降低分红比例、通过利润留存来补充资本。

资本补充热度高涨

在政策窗口期下,当前银行业资本补充热情高涨。具体来看,截至3月9日,2022年以来共有9家银行发行二级资本债,比去年同期多6家,总规模达到1301亿元,同比增长超过30倍;共有7家银行发行永续债,比去年同期多4家,总规模达到880亿元,与去年同期45亿元的规模相比,增长显著。

资本补充工具发行规模的显著放量,主要得益于国有大行的大额发债,六大行中五家银行通过发债“补血”。其中,农行、邮储银行分别发行了规模为500亿元和300亿元的永续债,中行、交行分别发行二级资本债300亿元,工行发行二级资本债合计400亿元。

对于银行发债“补血”的原因,上海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主任曾刚表示,主要是要满足资本充足率监管的要求。一方面,2017年之后由于金融乱象的治理,一些表外业务要回表,会消耗一部分资本;另一方面,近几年资本充足率监管趋严,特别是对国内的系统重要性银行,不同组别都有追加资本充足率的要求。此外,在未来一段时间经济“稳增长”过程中,银行要加大对实体经济的信贷投放和支持,也需要对资本进行补充。

政策层面,金融监管部门今年以来对商业银行资本补充在渠道和范围等多方面给予政策支持。银保监会2022年工作会议明确提到“推动中小银行保险机构依法合规多渠道补充资本金”。央行最新发布的《2021年第四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也表示,健全可持续的资本补充机制,多渠道补充商业银行资本,加大对中小银行发行永续债等资本补充工具的支持力度,提升银行服务实体经济和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能力。

配股募资呈升温趋势

值得注意的是,配股募资近期也被更多银行使用。

青岛银行日前发布配股后增持股份超过1%的股东情况。公告显示,青岛银行外资股东意大利联合圣保罗银行增持该行3.94亿股H股,增持比例为3.65%,增持后持股比例变更为17.5%;青岛国信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旗下子公司合计增持青岛银行1.51亿股A股、1.18亿股H股,合计增持比例为1.61%,增持后持股比例达到14.99%。

对于配股原因,青岛银行曾在公告中提到,在满足监管部门资本充足率最低要求的基础上预留一定比例的风险缓冲资本,以进一步增强抵御风险的能力,应对未来宏观经济发展的不确定性。

此前,已有江苏银行、宁波银行和浙商银行相继完成或发布配股计划。通过配股这一方式,原股东通常能以低于市价的价格增持银行股份。例如,宁波银行配股价格为19.97元/股,为股权登记日收盘价的5折,优惠的配股价格使宁波银行配股的认购率高达99.13%。

未来,配股融资能否成为银行补充资本的主流方式?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认为,未来银行仍会采取差异化、多元化的“补血”方式,配股融资是否会成为补充资本的主流方式,还是要根据银行自身情况、需求以及宏观市场环境而定。

中小银行资本补充存压力

银保监会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年末,各级资本充足率季环比提升。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78%、12.35%、15.13%,季环比分别提升11、23、33个基点。

不过业内普遍预计,今年各类银行仍有较大资本补充压力。“一方面,考虑到19家系统重要性银行名单以及总损失吸收能力框架的发布,预计全国性银行会有更强烈的补充资本诉求。另一方面,在利率市场化深入推进以及向实体经济让利的背景下,商业银行的利差空间有不断收窄态势,特别是中小银行后续通过利润留存等方式补充资本的空间有所收窄,因此这类银行补充资本的诉求也会比较强烈。”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任涛表示。

面对后续的资本补充压力,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建议:首先,需要国家对中小银行原有的资本补充工具进行调整,同时创新资本补充工具,支持发行新型资本工具和二级资本工具;其次,中小银行自身也要转变观念,例如适当降低分红比例、通过利润留存来补充资本,中小银行股东对此要给予充分的理解;再次,要夯实发展的基础,促进转型发展,多发展轻资本业务,减少资本消耗。

任涛建议,对于全国性银行,政策层面可以在永续债、定增以及优先股等一级资本补充方面给予更多支持。对于中小银行来说,政策可以在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等方面给予支持。特别是对于市场化融资能力较弱的中小银行来说,地方专项债的作用还将进一步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