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news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行走北京中轴线—— 天坛之变与祭祀之礼

新闻

东方广场举办甲辰开年仪式 携手各企业共启新篇 东方广场举办甲辰开年仪式 携手各企业共启新篇

龙年伊始,万象更新,东方广场于2月22日举办隆重的开年仪式,与入驻企业共同开启甲辰新篇章。龙狮欢腾,...

财经

2023年百度“知识英雄”相聚北京,展望2024年知识付费新动向! 2023年百度“知识英雄”相聚北京,展望2024年知识付...

由百度付费内容团队打造的2023年“百度知识英雄大会”于12月23日在北京百度科技园区成功举办。 大会现场,...

  • 海淀悦界星愿冬游镇主题活动

    风吹雪花落,日短天更寒。不知不觉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浪漫圣诞和喜庆元旦时刻。海淀悦界主题街区也为大家准备了丰富的暖冬活动伴大家度过凛凛寒冬。 2023.12.23-2024.1.1节庆期间,我们在300 m2的超大冰雪乐园里准...

  • 往下扎根,向上结果,释放数据价值

    12月13日,由中国电子信息联合会主办的第二届数据治理年会暨博览会在北京展览馆举办。本届年会以“数据强基、智领未来”为主题,邀请了数据治理领域的资深专家、学者、企业大咖同台论道、碰撞思想、输出观点。会议期...

  • 一图读懂北京市怀柔区“1123”产业体系

  • 海新域FA业务“亮剑”

    从部门成立到工作链路的打通,从服务模式的探索再到大信息、生物医药专场企业股权融资沙龙活动的成功举办,北京海新域城市更新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新域”)FA事业部门用了不到四个月。 国资引领,五大亮...

  • 平安人寿健全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创新工作方式方法

    近日,金融监管总局、中国人民银行、中国证监会、国家网信办联合开展2023年“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教育宣传月”活动。活动以“汇聚金融力量 共创美好生活”为口号,旨在提升消费者金融素养,增强金融安全意识。平安人寿...

行走北京中轴线—— 天坛之变与祭祀之礼

发布时间:2023/08/24 新闻 浏览:74

古人对祭祀天地极其虔诚。《广雅·释天》载:圆丘大坛,祭天也;方泽大折,祭地也。《逸周书》有云:设丘兆于南郊,以祀上帝,配以后稷。战国时期阴阳学说兴起,以“天”为“阳”,以“地”为“阴”,阳属南方之性,阴属北方之性,故设圆丘在南郊,方丘在北郊。

每年冬至开始,阴尽阳生,白天渐长,故被定为祭天吉日;而夏至则被定为祭地之日。

作为祭天场所的天坛正门就是现在的天坛西门,天坛西门不仅是临近北京中轴线的一座坛门,也是天坛历史上最重要的一座门。明永乐十八年(1420年),天坛建成之时,天坛外坛仅有的一座坛门,便是今天的天坛西门。

22位皇帝举行过654次祭祀大礼

历史上天坛共有坛门九座。其中,内坛七座:分别为北、东、西三座天门,以及泰元门、昭亨门、广利门、成贞门。外坛两座:祈谷坛门和圜丘坛门。

祈谷坛门,就是现在的天坛西门,最早它叫做“外西天门”。明清两朝,皇帝到天坛祭天进和出,都走这个门。

明嘉靖九年(1530年),在今祈谷坛的南侧建圜丘坛,专用于冬至日祭天,而祈谷坛专用于孟春祈谷。

清乾隆十九年(1754年),在外西天门南侧新建圜丘坛门,祭天则从圜丘坛门进入,外西天门便更名为祈谷坛门。

《钦定大清会典则例卷一百二十六》载:乾隆十九年又奉旨,天坛西面外垣之南,相对先农门处,增建门一座,垣内增建钟楼一座,门外甬路,一律成造,嗣后遇祭天坛,即进新建之南门,祭祈年殿,仍进北门。

天坛是由两个建筑群落组成,分别是祈谷坛和圜丘坛。

祈谷坛群落包括(由北至南):皇乾殿、祈年殿、丹陛桥、具服台;东有北宰牲亭、北神厨、七星石;西有斋宫、神乐署。

圜丘坛群落包括:皇穹宇、圜丘;泰元门、昭亨门、广利门、成贞门;东边有南宰牲亭、南神厨。

祈谷坛建于明永乐十八年(1420年),原是天地同祭。嘉靖九年(1530年),嘉靖皇帝听大臣言:古者祀天于圜丘,祀地于方丘。圜丘者,南郊地上之丘,丘圜而高,以象天也;方丘者,北郊泽中之丘,丘方而下,以象地也,乃决定恢复天地分祀的旧制,在大祀殿南建圜丘祭天,在安定门外另建方泽坛祭地。

天坛是圜丘、祈谷两坛的总称,有坛墙两重,形成内、外坛,坛墙南方北圆,象征天圆地方。主要建筑在内坛:南为圜丘坛,北为祈谷坛。二坛同在一条南北轴线上,中间有墙相隔。这里共有22位皇帝举行过654次祭祀大礼。清乾隆皇帝最多,在位60年,到天坛祭祀155次。

天坛离中轴线最近的三座门是:祈谷坛门、圜丘坛门、广利门。前两个门属于天坛的外坛门,广利门则是圜丘坛的内坛门。

明嘉靖建广利门之后,行走北线,出祈谷坛门回紫禁城。清乾隆十九年天坛增修圜丘坛门之后,皇帝祭天之后出广利门,向南再向西再向北改走圜丘坛门。

广利门之西北原有銮驾库,乾隆时期改造天坛时予以拆除。清雍正四年(1726年)重编的《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礼仪典》中描绘了天坛广利门与銮驾库的相对位置,广利门之西南为祭天大道石牌坊。

建于嘉靖九年(1530年)的广利门,是祭天大典之后的回宫之门。嘉靖祭天礼仪结束后走御路经此门回宫。广利门外就是牺牲所,广利门南有一随墙门称为“走牲门”,是为祭天的圜丘坛服务,祭祀动物从牺牲所经此门去南宰牲亭。

绿琉璃瓦体现敬天之意

位于天坛外坛西部的神乐署原名神乐观,建成于永乐十八年(1420年),坐西朝东,是祭祀乐舞的管理机构和演练场所,里面的乐舞生服务包括天坛在内的所有坛庙祭祀。

乾隆七年(1742年),乾隆在谕旨中表达了对乐舞生业务水平的不满,乐舞生不能分别宫商(不识谱),同时认为儒家与道家有别,让道士参与祭祀不成体制。因此下令神乐观内的乐舞生不许再修习道教,否则除籍走人。第二年,神乐观改为神乐所,乾隆二十年(1755年)改名为神乐署。

天坛斋宫修建于永乐十八年(1420年),坐落在祈谷坛的西南隅,坐西朝东面向祭坛,以示对天虔诚。建筑屋顶使用了比黄琉璃瓦低一级的绿琉璃瓦,体现了帝王虔恭敬天之意。

明清时期,对祭祀有着明确的礼法规矩。清沿古制,将祀礼分三等,即:大祀、中祀、群祀。凡祭祀圜丘、方泽、祈谷、常雩、太庙、社稷,列为大祀。

清世祖定鼎北京后,规定每年共举行十三项大祀。即:每年正月上辛日于南郊祈年殿祭祀皇天上帝,为民祈谷;冬至日于南郊圜丘坛大祀昊天上帝;夏至日于方泽祭祀皇地祇;春秋仲月上戊日行祭大社、大稷;孟春、孟夏、孟秋、孟冬享太庙;春秋上丁日祭先师孔子等。凡大祀,皆由皇帝亲祭,若国有大事,则遣官告祭,各按规定之期行祭,祭前斋戒三日。

十三项大祀中,天坛就占有三项:冬至圜丘坛祭天、正月上辛日祈年殿祈谷、四月吉日圜丘坛祈雨。常雩礼,原本是中祀,乾隆定为大祀。

祈年殿建于明永乐十八年(1420年),初名“大祀殿”,为面阔11间,重檐庑殿顶大殿,用于合祀天、地。

《洪武实录》载南京大祀殿下面的圆台是上下二层,而不是三层。永乐十八年所建大祀殿与南京大祀殿一样,殿下面的圆台也为上下二层。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建大享殿时利用了明初大祀殿原有的二层圆形坛台,在其上添建了一层坛台。

明初实行天地合祀,当时叫“天地坛”,而不叫“天坛”。嘉靖九年(1530年)更正祀典,实行“天地分祀”。嘉靖十七年(1538年)欲举秋享之礼,严嵩等人上疏:今大祀殿在圜丘之北,禁城东南,正应古之方位。明堂秋享,即以大祀殿为当。嘉靖帝不同意严嵩等人的奏议,还下旨将上疏直言的官员下狱。

嘉靖帝下诏撤大祀殿,在其址建新殿,钦定殿名为“大享殿”,并亲自绘图。嘉靖二十年(1541年)大祀殿被拆除,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建大享殿,嘉靖二十四年(1545年)建成,为三重檐圆殿,形制与现今祈年殿一样,但瓦分三色,上檐青瓦,中檐黄瓦,下檐绿瓦,寓意天、地、万物。其形制与颜色《明史·礼志·大享礼》有记录。

大享殿落成后,嘉靖帝仍于紫禁城内的玄极宝殿举行明堂秋享之礼,大享殿长期闲置。

“花甲门”到“古稀门”

清顺治二年(1645年),顺治帝诏命举行祈谷典礼,改大享殿为祈谷坛。乾隆十六年(1751年),乾隆帝下旨为大享殿更名祈年殿,大享门改名为祈年门。

大享殿的大修主要集中在乾隆年间,乾隆帝先后下旨,将祈谷坛三层台面改用金砖墁砌;将大享殿东西配殿后排的七间拆除,仅存前排的九间作为祈年殿的配殿。

清乾隆十七年(1752年)将嘉靖时期大享殿三重檐的上青、中黄、下绿三色瓦屋顶统一改为青色琉璃瓦,是孟春(正月)祈谷的专用建筑。

如今的祈年殿,也不是乾隆时期修建的祈年殿,而是清光绪时期重新修建的。光绪十五年(1889年)八月二十四日,祈年殿被雷击起火焚毁,存世344年的殿宇化为灰烬,震惊朝野,翌年开始重建。

皇帝祈谷均需自丹陛桥步行至祭坛,清乾隆三十四年(1769年),乾隆皇帝已近花甲之年,感到力不从心,特辟一门,以减少皇帝行走之劳,称“花甲门”。

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乾隆皇帝时年近七十,太常寺官员建议在皇乾殿西侧辟一小型角门,供皇帝祭祀行礼出入以减少步行路程,乾隆欣然采纳。但又恐子孙均走此门形成懈怠,便下诏明确“今后子孙寿达七十者方可出入此门”,故称此门为“古稀门”。而乾隆以后的清代各帝均无高寿,事实上出入此门者仅乾隆一人。

祈年殿以东,在明朝永乐年间所建为75间长廊,乾隆时改建为72间,后人称之“七十二连廊”。

七星石是明嘉靖年间,于大享殿东南放置巨型镇石七块,上刻山形纹,寓意泰山七峰。满族入主中原后为表明满族亦华夏一员,乾隆帝诏令于东北方向增设一石,有华夏一家、江山一统之意。